易北酱

杂食,没有吃不了的安利

【伞修伞】你不在的未来05

*穿越老梗

*狗血搞事

05

叶修终于从忐忑不安的心情中解脱出来,精神放松下来,他也给了苏沐秋一个微笑。

倒是苏沐秋停下了游戏,像是充满期待地问:“你说职业联赛会是什么样子?”

叶修想了想,说:“我们一直冠军冠军冠军冠军冠军,然后联赛就办不下去了。”

苏沐秋不住点着头表示非常认可:“有道理。”

“可能主席会强制我们放水吧。”

“主席?”

“联盟主席。”叶修他们早已经习惯开主席的玩笑,但是显然现在这个时间段,苏沐秋对这个称呼还是不太熟悉的。

“那还不如我们俩分成两个队,你一次冠军我一次冠军。”苏沐秋对这样的未来也甚是满意。

“那联赛还是办不下去了啊。”叶修笑。

联盟里以后会有很多优秀的对手,但是显然不适合此时由叶修来“预知”未来。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一边聊,一边刷小怪。苏沐秋的脑洞显然比叶修以为的要大得多,对以后充满了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叶修也不泼冷水,嗯嗯啊啊地应和着。

毕竟,这一次苏沐秋在这里,谁知道以后到底会是怎样一幅景象呢?

末了,苏沐秋感叹一声:“要是能这样就好了。”

“会的。”叶修说。

晚饭又是泡面决解,不过这次的厨师苏沐秋往里夹了两根火腿肠。

两个网瘾少年实在没有其他什么娱乐方式,更何况点子最多的苏沐橙还没有在,填饱了肚子两人又进入游戏,只是这次没有再刷怪,而是进了竞技场。

叶修虽然有所注意,但是一些操作细节上还是被苏沐秋察觉出了不同。苏沐秋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叫嚷要和叶修PK。

“看我把记录刷回来!”苏沐秋斗志满满,记录是指那个记满了两人对战情况的本子。

“那你可得加油了。”

两人也不多话,挑了最简单的场地直接开打。叶修现在虽然比苏沐秋多了十年的经验,但是苏沐秋也从来不弱,两人一打就是一晚,都各有胜负。

十点过苏沐秋先爬到床上去,打着哈欠说自己困。叶修把两人的卡收好,电脑关上,再把苏沐秋从床上拉起来去洗漱。两人挤在水池前咕嘟咕嘟地刷牙,苏沐秋口齿不清还要说话:“其实一直这样也挺好的。”

叶修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更多的意思,他吐掉口里的泡沫,转头看着对方,道:“会的。”

苏沐秋也吐掉泡沫,说:“是啊。”

说着他先行解决,又一次爬到床上。

叶修收完东西,把电扇搬到对着床的方向,也跟着挤上了小床。

“好热啊,你过去点。”苏沐秋不满。

“心静自然凉。”叶修说着,继续往上凑,把苏沐秋往怀里搂。

苏沐秋挣扎了一会,弄得一身汗,最后一个暴起把叶修按在床上,往对方嘴上啃了一口,道:“乖,我会被热死的。”

叶修终于消停了,盯着苏沐秋说:“我不闹你了,你睡吧。”

苏沐秋这才翻身下来,又在叶修额角亲了一下说,你也睡吧。

叶修心下满足,心里堆满了暖暖的心情几乎就要溢出来。既来之则安之,不管接下来需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未来,都不可能比以前更差了。

叶修又注视了一会儿已经闭上眼的苏沐秋,精力消耗带来的疲倦慢慢袭来,转眼他的呼吸就平稳了下来。

这时,已经闭上眼的苏沐秋突然睁开眼,他伸手穿过对方的头发,额头凑上去和叶修靠在一起,轻轻笑着道:“下次见,叶修。”

说完,转身又睡去。

叶修前半夜睡得极不安稳,十年间的事在梦境里闪现,转转回回停在了马路上的一滩刺目的血迹上。叶修想靠近,腿却怎么也提不起来,急得他不知所措,手向前伸去想抓住些什么,却真抓到了一只手。他看见自己抓着苏沐秋的手,对方笑着对他说:“你要好好的啊。”话音一落,所有背景迅速向后退去,只剩下苏沐秋一个人。他不再说什么,却一直笑。这之后,梦境终于安稳下来。

叶修醒来时还带着笑意。他发现自己被苏沐秋抱在怀里,风扇还在不遗余力地工作着,但是两人贴在一起的地方全是汗。

明明昨晚还叫嚣着太热了。叶修想着又勾了勾嘴角。

他看了看,才早上6点过,便没有叫醒对方,小心翼翼地移开苏沐秋环着他的手臂。苏沐秋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终是没有醒来,他这才钻了出来。

崭新的未来啊。叶修伸了个懒腰,看着还熟睡啊苏沐秋,心情好得难以形容。

他麻利地穿好衣服,拿上零钱和钥匙,在苏沐秋头顶上落下一吻,然后推开门走出去。

夏天的大清晨已经热闹起来,路边扫地的清洁工拿着大扫把一下下刷刷地扫过路面,马路上很多车辆来往着,靠近街道的店铺店员不住打着哈欠。

叶修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根烟点上,悠哉悠哉地看着马路两边的早餐摊,回忆着苏沐秋有没有什么不吃的东西,而后自己先笑了出来,他们这摸爬滚打的两三年,哪有让他们挑挑拣拣吃什么的机会。

叶修看到马路对面一个卖豆浆油条的铺子,豆浆的杯子和昨天苏沐秋带回家的一样。他也不想再挑,直接朝那边过去。

早餐摊子的大妈很是热情,看见叶修停在面前就招呼道:“哟小叶,今天是你啊!还是老样子吗?”

叶修看着大妈,隐约有点印象,好像十年前经常去的早餐摊确实有个认得他和苏家两兄妹的大妈,于是点头道:“嗯,两份。”

大妈忙碌起来,叶修叼着烟转身看了看整条街道,这条街道完全是熟悉的样子。

只是,只是……

叶修说不上来,但是诡异的感觉驱之不散。叶修有些莫名,他接过大妈递来的早餐,一边往回走一边疑惑地向四下望去。

所有人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手上的活动。

不过,对于6点过的街道,这是不是太过热闹了。叶修顿了顿,他看着对面的一家小卖部,就在他家的楼下。他在那里买过不少烟,不过正是因为这个,他才能记得,这位老板可不就是早上9点之后才能开门的吗?

叶修又抬头往他们住的小筒子楼看去,却被刺眼的阳光恍得睁不开眼,他条件反射的低头,影子畏畏缩缩的蜷在他脚边。

这怎么也不是早上会出现的影子长度,倒像是上午10、11点或是下午1、2点的影子。

叶修觉得有点恍惚,他抬头想判断太阳的方位,却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脚步不由得踉跄了一下,豆浆撒了一地。

他扶着自己的额头想要稳住自己,努力睁开眼睛,在这时却听到一声大叫:“叶修!小心!”

叶修抬头就见到马路对岸,苏沐秋刚跑出楼道朝自己奔来。

叶修还有点晕,他想对苏沐秋说没事,但没来得及,就看到苏沐秋一路撞翻很多人,眼神里掩盖不住绝望地大喊:“叶修!”

叶修有点迷糊,他觉得这个眼神非常熟悉,不过他不是在苏沐秋脸上看到过,而是在自己脸上看到过。

他转头,汽车的长鸣刺耳地扎进他耳膜。

一瞬间,叶修大脑完全空白了,他只来得及回头看着苏沐秋扭曲的脸,心中道:对不起,苏沐秋。

----------------------------------------

老叶会出事吗?不可能的。


【伞修伞】你不在的未来04

*穿越老梗

*下章开始搞事

04

墙上的时钟小声而规律地发出声音,电脑中游戏里的却邪泛着丝丝玄光,从窗户射入的阳光已经褪去早晨无害的样子肆无忌惮地加热着房间的气温。

叶修却觉得一股冷汗正顺着自己额角滑落。他看着苏沐秋,尽量冷静地问:“你……刚刚说什么?”

苏沐秋刚刚还格外认真的眼神一闪而过,就像是叶修看错了一样。他拍了一下叶修的脸,往后退开:“我就说说啦。”

叶修拉着苏沐秋不放手:“不出门就不出门,提什么车祸。”

苏沐秋安抚性地拍了拍叶修紧抓着他的手,想法在脑子里过了一圈,状似不以为意地问:“你怎么反应这么大?”

叶修揉了揉太阳穴,含糊说:“少年,有你这样胡乱诅咒的吗?”

“嘻嘻。”苏沐秋不再追问,不过还是补了一句,“等会陪我刷本吧,下午睡个午觉。你看上去好疲倦。”

“嗯。”叶修答应,又突然想起什么,“你也一起睡。”

苏沐秋又是笑嘻嘻地意有所指道:“大白天影响多不好啊。”

叶修听着眼前熟悉的人用熟悉的语调大言不惭地说着,硬是一点脾气也没有。能噎得叶修都接不上话的人已经很久没有碰上了。叶修最后还是忍不住狠狠揉了一把对方的头发,送对方三个字:“美得你!”

一阵打闹,刚刚还让叶修惊魂不定的话题暂时被放在了一边。叶修先是终于把早饭解决了,再坐在苏沐秋旁边另一台电脑前,开始登陆游戏。

十年前的游戏在细节上和现在很是不同,叶修看着游戏登陆,看着界面中的一叶之秋,又是一阵恍惚,直到苏沐秋丢过来一个组队邀请,才匆匆点了确认。

重新从网游里爬进联赛,叶修对这些副本还是很熟悉的,不至于像刚回游戏里一样还要看攻略。两人技术又好,组队刷个五人本并不困难。但一坐下来,叶修稍稍缓和了一会的大脑又重新启动起来。

他漫不经心地操作着,忍不住一次又一次转头看着身边的人,看着这个时常入梦的少年,分神思考起来。

他一开始自然而然的以为,自己是回到了十年前。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非常短,又因为这个特殊的日子而急着先想确保苏沐秋的安全。但是很多细节和他记忆中有所不同,和苏沐秋的对话也频频出现无法忽视的违和感。

这些细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甚至不能判断是不是就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偏差。但是苏沐秋那句车祸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真的只是是随口说说,还是,他知道今天会有一场改变他们的车祸发生。

叶修会知道车祸,是因为他来自他那个世界的十年后。那苏沐秋呢?如果他知道车祸,那他来自哪里?未来?还是他有什么预知未来的能力?

如果他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他为什么没有让自己避免那场灾难?而且出车祸的明明是苏沐秋,他为什么会说,他担心自己?

线索纷杂,毫无头绪。叶修每次觉得自己猜测的方向有一点可能,就又马上被自己否定。

“喂喂喂!”叶修还分着神,突然被苏沐秋的大喊打断。他一看电脑上的角色已经被一堆怪牢牢围在中间,而他机械地指挥着一叶之秋向一颗树甩着技能。

“抱歉抱歉。”叶修说着,赶紧认真操作。

苏沐秋完全看戏状态,咂嘴道:“跟树多大仇。”

不一会,在一般队里可能会团灭的情况被叶修救了回来。

“还行。”苏沐秋点头表示认可。

叶修理所当然地顺竿爬:“那是,哥是谁,闭着眼都打过了。”

“怎么感觉你操作更熟练了?”苏沐秋偏头像是在思考。

叶修一怔,这样一个55级副本也能有所察觉,叶修看着苏沐秋,想到职业联赛,想到那个本该让他耀眼夺目的舞台,心中情绪又是一阵翻涌,最后还是挑了个最无破绽的语气不要脸地问:“怎么样,是不是更崇拜哥了?”

苏沐秋没有回话,在副本里一个华丽的操作开了6只怪,再犀利地解决掉。弄完朝叶修撅嘴,一副“我只用实力碾压你”的表情。

神采飞扬的少年与记忆中最深刻的印象重叠在一起,叶修移不开眼地看着他,有话想问,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问,问他为什么那么说吗,还是问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但当时叶修的问题就被直接敷衍过去了啊。现在要再继续这个话题反而一时不知怎么开始。

叶修不说话,苏沐秋又一副完全沉迷游戏的样子更没有想说话的打算。

叶修想,先把今天下午过了再说吧。

叶修和苏沐秋断断续续刷着本,断断续续的原因是叶修不停望着苏沐秋出神。苏沐秋开始还出言嘲讽两句,到后面发现嘲讽无用,也就随他去了。

中午苏沐秋揉着肚子叫喊自己饿了,叶修被苏沐秋指使着去泡面。两人一人放了一碗面在电脑前,还没吃完,苏沐秋先预定了叶修泡面的汤。叶修点头,和苏沐秋交换泡面碗,就着对方的碗继续吃着。

随意解决完午饭,两人都不再纠结到底谁不要出门的问题。提过的午觉也被两人无视,直接又回了游戏。

叶修下午终于没再像上午一样频频失误,但还是时不时转头看一看苏沐秋,像是害怕他突然消失一样。他不仅注意对方,还密切注意着时间。快到下午两点过时,叶修又紧张起来。

这就是苏沐秋发生车祸的时间。

叶修以口渴为由站起身,在狭小的屋子里转了一圈倒了一杯水在手里,回到苏沐秋身后,一边盯着苏沐秋的背影,一边看着墙上的时钟一格一格地跳动。

苏沐秋就在家里,就在他眼前,叶修根本没法想出现在的他能发生什么事,但是心跳却随着时钟越跳越快。他忍不住把手放在了苏沐秋肩上,苏沐秋头也没有回,依然认真地看着电脑屏幕。

到了。

时间转过,朝着下一分钟继续,一秒也不愿停歇。

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像平静生活中漫长而重复的每一个一分钟一样。叶修有点不敢相信,又在苏沐秋身后站了快五分钟,直到苏沐秋催促才缓缓坐回自己的位置。

这太容易了,容易到叶修觉得不可思议,他以为这会是一个更艰难,无法完成的任务,从命运中救出一个人。但现在,苏沐秋就坐在面前忙着游戏。

所以现在,苏沐秋的命运算是改变了?苏沐秋活下来了?

叶修看着对方,狂喜慢慢涌上来。他拔掉苏沐秋的耳机,对着他喊:“苏沐秋!”

苏沐秋被吓了一跳,揉着耳朵叫道:“干嘛!小声点啊,吓死了!”

叶修笑着对苏沐秋说:“联赛,我们一起拿冠军!”

苏沐秋看着叶修兴奋的表情,不知道对方怎么一下提到这个,联赛两个字在他心底滚了一圈,叶修在他心里是最强的存在,如果,如果联赛开始,苏沐秋毫不怀疑他会拿到冠军。

于是苏沐秋歪头笑道:“当然。”


【伞修伞】你不在的未来03

*穿越老梗

*疯狂想跑剧情然而废话太多

03

两人的战队合同不久前才敲定,十年期的合同所确定的薪酬对于他们当时的生活状况来说简直是一笔无法想象的巨款。有了这经济来源,再加上对于战队和将要到来的职业联赛的各种准备占据两人了大部分的时间,叶修和苏沐秋手上代打代练的活慢慢放下不再接新的。

今天下午午饭之后,苏沐秋就会因为叶修迟迟不起床而代替他去送最后一张代刷竞技场的帐号卡。

叶修想起这些事,甚至想起更多的细节。

这张卡的活是他接的,本来在前一天他还没有打满需要的场次,苏沐秋却一定是在早上趁着他还睡着,就把剩下的一点完成了。那天早上苏沐秋试过想叫醒他,他隐约听见了,却像是浮在云端怎么也没法醒来。那天苏沐秋在出门前对他说了一些话,他却一句都没有听清。那天苏沐秋要出门时,他能意识到,想要像往常一样嘱咐一句小心,却什么也做不到。那天有那么多改变结局的机会,叶修一个也没抓到。

那一点也不像宿醉,而像是被一只名为命运的大手牢牢地困死在床上。直到拍门声和呼喊声把他拉出来,又拖他进入新的噩梦。

这些尘封的记忆不可抑制地接连跳出,叶修的呼吸不受控制的加重。十年前的绝望感再次呼啸着冲破时间咆哮而来,叶修的手扶上额头,几乎要叫喊出声。他一翻身——

“咚”的一声,叶修今天早上第二次狠狠地拍在了地板上。

已经又沉迷进游戏的苏沐秋听见这声动静,转头就看见叶修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酝酿都不需要,直接就爆发出一连串笑声:“哈哈哈哈,你行不行啊!怎么又摔了!”

笑声鲜活的充盈了这个小小的房间。距叶修第一次醒来过了不到两个小时,他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真实感。这不知怎么错乱了的时空对于其他经历者(如果有的话)也许是个棘手的问题。但现在的叶修被苏沐秋那么不加掩饰又充满活力的笑声冲散了所有负面情绪,甚至也扯出一个笑容。

他换上他最熟悉的表情,对着苏沐秋说:“第一下明明是你踹的。苏沐秋大大,爱呢?”

“打是亲,骂是爱,又亲又爱拿脚踹。”苏沐秋笑归笑,过来拉叶修起身也是一点不含糊。

叶修顺着对方拉他的力气起身,说:“要感受一下我的爱意吗?”

苏沐秋连忙后退两步道不敢不敢。

叶修是真的乐了,他也没真追上去要补一脚,而是顺手拿起放在带电脑桌前的一杯豆浆,一口气喝了大半杯,对着还一脸防备的苏沐秋说:“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苏沐秋飞快地接道,快得都有些敷衍了。叶修刚想抱怨这显而易见的敷衍,却发现对方的眼神认真。回应的速度与其说是敷衍,不如说是习惯和自然。

苏沐秋见叶修没有下文,笑容又爬上嘴角:“突如其来,诚惶诚恐。要么么哒一个吗?”

“好啊。”

叶修上前一步抓着苏沐秋朝自己拽了一下,另一只手扶着他的头。两人身高相仿,那么自然而轻易地,叶修把自己的唇印上对方的。轻轻地贴了一下,叶修便离开,鼻尖和苏沐秋靠在一起。

“好久没有这样做了啊。”叶修小声感叹。

苏沐秋想了一下,略带笑意地不甚苟同:“有吗?”

“有,特别特别久了。”

苏沐秋长得好看从苏沐橙身上也能见一二。而他最喜欢的便是苏沐秋的笑。他的笑总是先从眼睛溢出,再蔓延的脸,整个身体,甚至他周围的环境。什么事都是不足以撼动他的天性,他天生就像一个小太阳,只要有他,就有温暖和未来。

叶修简直想跪在地上感谢那个不知道存不存在但把他带到这里来的人了。不管这是单纯的过去还是所谓的平行时空,现在他都有机会。这个人还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他就有机会能让他一直活下去。只要苏沐秋还活着,只要他还活着,那他们的未来会是完全不同的样子。这一次既然他及时醒了过来,就一定要阻止这场车祸,不让他去送卡。不,不止,最好今天一整天他连门都不要再出。

这边叶修理清自己的想法,那边苏沐秋泰然地接受完叶修难得主动的亲昵,推着叶修去吃早饭。叶修没有拒绝,拿过油条又绕回了苏沐秋的身后,想看他在电脑上操作什么。按照叶修的记忆,今天早上他应该会先把需要代练的号弄好。

“你在干什么?”

“吞日和却邪还想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改一改的。过两天陶轩把号收走我可就没那么容易动这些银武了。”苏沐秋回头看着叶修。

叶修点点头,不动声色地问:“我前几天练着的那张卡呢?”

“什么卡?”

“就刷竞技场那张。”叶修说着又咬了一口油条。

苏沐秋没有马上回答,他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最后得出结论:“哪儿有要刷竞技场帐号卡?”

这次苏沐秋的回答让叶修也懵了。按照他的想法,这张帐号卡是个关键,如果他自己拿着,就可以悄无声息地从根源断绝苏沐秋后续的行动。但现在,苏沐秋直接就告诉他,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张帐号卡。

叶修疑惑,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解决出门这个问题。他问对方:“你今天有什么计划吗?”

苏沐秋一只手放在下巴,说:“游戏?我没什么事要做啊。不过——”他声音拖长,放在下巴的手抬起来指着叶修,接着道,“你今天下午不准出门。”

叶修一把捏住苏沐秋指着他的手指,异样的感觉再次浮现。

“为什么?”

“你不管,反正你今天下午不准出门。”苏沐秋消极回答,胡搅蛮缠。

“我不出门,你呢?”叶修退让。

“我也不出去啊,我得看着你。”苏沐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是最好别出去。不过和我什么关系?”

苏沐秋从椅子上站起来,直接过来结结实实地抱住叶修,他头在叶修颈窝出蹭了两下,换上一副撒娇的语气,黏糊糊地说:“我怕你出事嘛。”

叶修一个激灵,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苏沐秋天赋异禀,各种语气说来就来,以前叶修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一招,看来现在也是无福消受。他手里拿着油条,不方便把人推开,只能看着苏沐秋留给他的这个后脑勺问:“我能出什么事。”出事的明明是你。

苏沐秋依然把头埋在叶修头边,像是漫不经心的说:“谁知道呢?比如游戏被人追杀了啊,喝水被噎着了啊,突然发生地震了啊,或者——”

他抬起来,死死地盯着叶修:“发生车祸。”


【伞修伞】你不在的未来02

*穿越老梗

*狗血酝酿中

02

苏沐秋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就嘟囔起来:“别想指使我叶修,今天明明就该你去买早餐。”

说着他移开挡在眼前的手臂,窗外的光一下毫无遮挡的倾洒在他的眼上。初夏清晨的阳关已是有点晃人,苏沐秋不得不再次把手臂举起,眼睛颤了几下终于是彻底睁开了。

叶修完全愣在了看到对方的一瞬间,一时间像是有无数想法猜测掠过叶修的脑海,想要拎一个时却又发现什么都没有。

苏沐秋转头看了看呆呆盯着自己,还坐在床下的人,忍不住笑了。他凑近,嘴唇轻轻碰了碰对方的脸,少年轻快爽朗的声音在叶修耳边响起:“叶修大大,可不能耍赖啊。”

叶修维持着被踹到床下后一只手肘撑起自己的状态,空闲的一只手条件反射似的想贴上对方的脸,却在要碰上是堪堪停住了手。当机的大脑终于在身体要快于理智做出反应时及时重启了,他的手似是有些颤抖,仔细一看却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声音彻底暴露了他的心情,他近乎小心的问:“苏……沐秋?”

依然是这样一个毫无特殊之处的早晨,苏沐秋硬是被叶修语气里包含的数不清的情绪砸得感觉出了一丝不一般。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却毫不客气的抬手在叶修的头上敲了一下,道:“干嘛?睡迷糊啦?还醉着?”

“可能吧。”叶修说。他是确实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儿了,好像已经清醒,又好像还在梦里。他含含糊糊的回答着,却一把就抓住苏沐秋敲完自己头要收回去的手,紧紧攥住。

“苏沐秋。”

他死死盯着对方的,简直想直接在对方脸上盯出一个答案。这是他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的一张脸。苏沐秋留下的照片很少很少,有时叶修也觉得神奇,回想苏沐秋这个人的一切事情,不管是过了多久都是那么清晰,那么历历在目,可唯独他的面容却是怎么也没法在脑海中清晰地刻画出来。但此时眼前的苏沐秋却拨开了笼罩在叶修记忆上的厚厚浓雾,让一切又明晰起来。

“沐秋。”叶修又唤了一声。

他几乎不愿眨眼,他的眼神太直接,太刺人,苏沐秋就要招架不住。他拧了拧手腕把自己从叶修的手中抽出,叶修这才如梦初醒地松开手。

苏沐秋看着一惊一乍的叶修,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叶修的不正常显而易见,但是再不正常,他盯着自己的眼神又那么明显在证明这就是叶修。他在叶修松手的后自己朝前伸手和他手扣在了一起,就着扣在一起的手朝他倾身。苏沐秋认真的看着叶修问:“你怎么了?还难受?”

“我还以为已经醒了呢。怎么又梦到你了?”

这一次叶修不再犹豫地把另一只手抚上了苏沐秋的脸,他也微向前倾斜了身体,两人的额头靠在了一起。他像是没有听到对方的问话,只是自己喃喃了一句,大拇指一下一下地划过对方的脸颊。

“叶修?”

叶修没有回话,他一下子紧紧把苏沐秋抱住,手臂无法抑制地越来越用力:“让我抱一会儿。”

苏沐秋被勒得难受,轻轻挣了一下。叶修却一步也不退让,更加用劲地将苏沐秋箍在怀里,道:“让我抱一会儿吧,沐秋。”

这一次苏沐秋不再反抗了,他静静被叶修拥在怀里。叶修一句话也没有说,苏沐秋却能感觉到抱着他的叶修胸口在剧烈地起伏,又过了一会儿,直到叶修呼吸又重新平静下来,他听见叶修说:“哥又拿了一个冠军,当冠军可真累啊。刚刚说不累是骗你的”

“累就休息一会吧。”苏沐秋顺着叶修话往下说,说完却不见叶修接话。他偏头一看,叶修却是真的“休息”——已经睡着了。

本来普普通通的一个早晨却因为叶修的奇怪表现而变得有些莫名其妙。苏沐秋把坐在地上已经睡死的叶修努力往床上搬,看了一眼日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让叶修耍了这一次赖,自己抄上钱出门去买早餐。

等叶修被豆浆的香气勾得再次醒来,也不过只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叶修看着左手拿着油条,右手握着鼠标,慢慢悠悠不知道在电脑上操作着什么的苏沐秋,一阵不真实感简直又让叶修想倒头再睡上几天几夜。

苏沐秋听见动静,转头看了眼已经睁眼的叶修,一边嚼着口中的油条一边笑着问:“醒了?叶修大大昨晚喝了假酒了?”

叶修不回答,闭上眼,过了几秒又再次睁开。他朝苏沐秋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对方又认真看着电脑屏幕根本没有注意他,便肆意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熟悉,太熟悉了。那个他和两兄妹住了三年的小房间完完全全就是眼前的样子。自己正躺着的床是苏沐秋和自己总是挤在一起的一张小床,旁边用木板单独隔开的是苏沐橙的房间,而墙边那两台配置差别不小的电脑就是他们的故事开始的地方。

太不可思议了。叶修想着,抬手看着自己明显年轻不少的双手,又透过指缝看着电脑前的苏沐秋。他试着消化他第一次醒来时就有的猜测,却还是不敢相信。

“沐秋?”

“嗯?”苏沐秋头也没有回。

“今天几号了?”

“自己看日历啊。”

叶修抬眼,发现日历就在床正对着的地方。周末被鲜红的字印得有些刺眼,叶修用力眨了两下眼,突然接上了刚刚苏沐秋的问题:“我也没有想到我的酒量这个水平啊。”

苏沐秋扑哧一下笑出了声,像是想起什么特别好笑的事,叶修却完全没有注意了。

他想起来了,如果他现在真的回到了10年前,那他没有记错的话,因为苏沐橙学校有活动难得周末不回家,两个少年准备稍稍放纵一下。苏沐秋坚持想完成第一次喝酒的尝试,却没料到叶修一杯就倒,以至于第二天本来叶修接的那份代练的活也是苏沐秋去交差。

这本是生活中一件再平凡不过小事,就算当时记得,一个月记得,一年记得,但十年后还记得这么清楚,总是有不同寻常的地方。

叶修想啊,他和陈果说他觉得圆满了那都是假的。怎么可能圆满呢?本来尚且年轻的他却突然遇到了一个完美的朋友,对手,队友和恋人,他不可避免地计划过未来,每一个角落都有他们两个人的身影。那时的他拥有了很多,还可以争取更多,不论是冠军亦或是什么,那才是圆满。

但后来,最重要的那一部分消失了

今天的苏沐秋出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伞修伞】你不在的未来01

*穿越老梗

*拿了冠军的老叶基本圆满了于是回去救伞哥实现彻底圆满

*重看还没刷完,可能有bug轻拍

01

“六点五秒!就是这最后的六点五秒颠覆了最后的结果!”

虽然比赛这最后的几秒已经在昨天刚刚结束就重放了不止十次,但毕竟是这个赛季的总决赛,重播多少次都不过分。电视上的解说还是以一种掩盖不住激动的高昂语调说着。

陈果盘腿坐在沙发上,昨天好不容易稍稍平静下来的心情几乎瞬间又被解说给带动起来,眼眶都经不住又要红了。

叶修刚下楼,就看到老板娘这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嘲讽都挂在嘴边了,想了想又还是咽回去,手扶在嘴边像模像样的咳嗽了两声。

陈果听到这声音一转头,就看到叶修站在楼梯上。她赶紧一抹眼睛,撑着身体往旁边挪了挪,再拍一拍身边的空位,冲着叶修说:“坐这儿。”

叶修也不多话,直接走到位置上坐下。他还没开口,倒是陈果先问了:“怎么这么早就起了?上次挑战赛完了你可是睡了一整天呢。”

叶修笑笑:“现在也不早啦,都下午了。我这上次不是被灌了酒吗?”

“你还好意思说,上次可就一杯!我们还没开始好好庆祝呢,你就英勇就义了!”陈果想起上次她和唐柔苏沐橙三个妹子艰难地把一杯秒的叶修和三杯秒的孙哲平以及其他众多喝的东倒西歪的人艰难地送回酒店的场景,有点无语。

“所以这次我不就全程参与,没拖后腿了吗?”叶修也不怕别人嘲笑他酒量差,昨晚愣是全程果汁滴酒未沾。

“好意思吗?”陈果忍不住呛了一句。

叶修却没有再接话。

这一沉默,陈果突然就感觉有点慌。可能要到了,叶修应该就要说出来她现在最不想听到的话了。她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却还是有点不安的把刚刚盘在沙发上的腿放了下来。

叶修摸出烟盒,习惯性的想要点上,又想起老板娘不喜欢烟,于是就把烟盒拿在手里把玩,一边转着盒子,一边轻描淡写地道:“差不多了,我想回家去看看。”

“回家?”

“嗯,该回去了。以前出来幼稚是幼稚了点,不过现在还有机会补偿。再说小点不是想我了吗?”

陈果却是听明白叶修的意思了。这次是真的,他想退役了。

“其实,”陈果斟酌了一下,余光里电视上还在从各个方面阐述着最后那六点五秒的技术含量,她继续道,“你还能继续的吧?”

“能是能,不过我也基本满足了。哥可是拿了四个冠军的人,放眼全荣耀那也是独一无二的啊,总得给后辈们留下一点表现的机会啊。”叶修又换上那个自带嘲讽的语气。

陈果想着叶修也许真的只是想回家了,也许真的就是准备做个大龄迷途知返的网瘾青年。毕竟是人家决定的事,自己再是不想叶修退役,又能怎么样呢。

陈果半天没接话搞得气氛有点沉重,她纠结了一下决定顺着叶修那不要脸的方式继续聊天:“你也不是无可战胜嘛。你看你的单挑也就37连胜,还不是极限。万一哪天哪个谁就把你记录给破了呢?”

叶修懒洋洋的接话:“哪个谁啊那么能耐,赶紧挖到咱兴欣来。”

“这还用问,苏沐秋啊。”

叶修刚刚还懒洋洋的表情瞬间从脸上消失,他无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烟盒,略带惊讶和疑惑的表情问:“你说什么?”

“我说,这还用问,现在这不暂时没有吗。”陈果不明所以,还是拖长了语调重复了一遍。末了,翻了个白眼道:“大哥你还没睡清醒呢吧,要不你睡醒了再重新和我讨论退役的事。”

叶修愣了一下,道:“我刚刚走神,听错了。”

陈果正想再说什么,却是乔一帆也从楼上下来了。他给两人打过招呼,没想到经过昨晚的狂欢还有人也这么早起了,他略一想还是习惯性报告了一下自己的计划:“昨晚公会那边世界大战,听说现在还在和轮回的打,我想去看看。”说完,乔一帆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好歹也是拿过冠军的人了,还想着去凑热闹。

叶修刚从听错里缓过神,顺嘴问道:“和轮回呢?”

“嗯,苏沐秋也在。”

叶修脑子嗡的一炸,一下子站起身,盯着乔一帆。

乔一帆完全不知道叶修怎么突然这么大反应,只能解释到:“周泽楷没有用大号,不过小号从技术大家也看出来了。除了他,好像轮回的也都在。”

陈果也被叶修吓了一跳:“不就是周泽楷嘛,你可是刚刚打败过他的,怕什么。就算是大号都不怕。”

叶修疑惑了一下:“周泽楷?”

“嗯。”乔一帆应了一声。

叶修又转头看看陈果,说:“我大概是耳鸣了。嗯,或者是还没睡醒。”

陈果一副了然的表情,从沙发上站起来推着叶修往上面房间走:“你去睡吧,等会晚饭我叫苏沐秋去叫你。”

叶修又愣住了。这太不正常了,他一转身拉住陈果,克制不住地提高了音量:“你说让谁叫我!”

“苏沐秋啊。”陈果一脸理所当然。

“她刚刚说的谁?”叶修转头对乔一帆喊道。

“苏沐秋。”

“等等,我……”叶修脑子里一团乱麻,他想说什么,却刚开了个头就没法继续下去。头痛得突如其来,他根本没法稳住自己的身体,抱着头就往楼梯扶手倒去。

陈果和乔一帆都被吓了一跳忙着扶住他的身子在他耳边大叫着,叶修却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他的身体就像掉进一片粘稠的液体中,无法动弹,无法呼吸,却又不停下坠。叶修唯一的意识,就是刚刚听到的最后一个名字。

“苏……”

“苏……沐秋……”

这变故来的快去得也快,头疼的感觉很快减轻,身体的知觉也逐渐恢复,在叶修的感官里,这一切也就不过是十几秒钟的事,不过能察觉出刚刚站着的自己现在已经躺了下来。他还有点迷糊,眼睛也没睁开,正想着突然发生一切,突然,叶修感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上踢了一脚,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又被摔了一下。

这下叶修是彻底清醒了,他撑起自己的身子,发现自己掉到了床下。他往床上望去,刚刚踢了自己的罪魁祸首正躺在床上眯着眼用手挡着窗外照进的光。少年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几乎变成金色,他用还不甚清醒的语气嚷嚷着:“别想指使我叶修,今天明明就该你去买早餐。”